长江骑士

会写几个字的月球骑士,不识趣没情商,目前正在努力于复兴汉室.

我在LOFTER里藏张山照片的决策实在是太明智辽

[窒息]他太可爱了


我回来了!!!


我一点都不想构思剧情( '-' )ノ)`-' )
老子写啥样就是啥样了 开车是为了放松心情的
管它到底有多烂
到时候没人看我就自己存着

我没敢告诉年年我这几天一个字都没填……嘘
她不会知道的

   太阳要下山了.

   宫城的琉璃窗蒙了一层浅浅的灰尘,在阿瓦隆的落日余晖中突兀而漫无目的地飘动着,夏日的闷热赶走了风,在人眼可见之处笼上令人烦躁的烦躁.

   高文的满头金发被夕阳染得有些橙红,披风有气无力地挂在肩头,并不像那些画家笔下无中生有的神气,秀着金边的青黑披风猎猎作响.

   远处的白桦密布成林,身上披挂着的绿叶头重脚轻地摇摇曳曳,响声沙沙像沉闷的谈话,也像沙哑的童谣.林中猛地惊飞出一尾黑鹊,无知地想要冲破云天,略惹霞红的天却依旧波澜不惊,沉默着嘲笑着.

   “高文卿.”
   鸢尾在风中摇动,柔嫩的青紫花瓣有些蔫蔫地垂着.
   兰斯洛特早已卸下一身厚重银盔,随手一拨及肩的长发,隐隐约约散发着湖水的芬芳.
   鸢尾在风中摇动.

   他们不愿说话,一个望着碧树丛布,一个盯着红砖白瓦.
   年轻的鸢尾骑士似乎有些后悔登上城楼,幽深的紫眼睛里写着不满和尴尬.

   “C'est le coucher du soleil.”

   高文像是从深思中抬起了头,有些好笑地看着友人,不明所以地摇摇头.

   像是得到了安慰和回答,兰斯洛特满意的笑了,随着高文的视角远望.

   太阳要下山了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回家路上一小时摸鱼,无意义,fgo同人,因为是在车上打发时间用的,所以不要细看.时间线大概是兰斯洛特和高文正是好友、桂妮维亚和兰斯的事没被发现、古不列颠灭亡之前,所以大概可以猜出“太阳要下山了”的无数种意思吧……因为写到最后我也恶心了,所以又是一笔拜拜了,可能看起来让人感到很烦躁.
我没有适合描绘阿瓦隆的图.

【玄亮】林海

———“你才是我的信仰,林海是颂经,远山是教堂.而我是你忠诚的信徒,至死不渝.”
  
  
CHAPTER  1
   
    再走几步.
    再走几步就到了.
    旅人的旧靴像个庸俗的妇女,厚厚实实地扑胭脂般扑了一层尘沙,再看不出之前的模样来,毫不情愿穿过碧树丛山.
    再走,就没什么喧嚣热闹了,倒是只有冷风热情地欢迎着,衬着一尘不染的瓦蓝,远山掩掩映映,脚步声层层叠叠.
    喜怒无常的风吹了这里百来年之久,墙可以用千疮百孔来形容.谁家丢弃了房屋,门前的石膏像还倔强地举着矛枪,无奈密密麻麻满锈的铁门已经碎了个窟窿.
    刘备想喊一句什么,但记不清了.
    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?
    不对,不对.
   

    再往前走走么?
    再往前走走罢.
    群山间立出一座教堂.
   
    可能因为那太过于干净漂亮了罢,和这冷风就像两首硬凑起来的歌,一方凛冽一方温和.却又更像一对互相陪衬的夫妇,一面冷漠一面孤独.
    教堂外的墙柱是青灰的,可还是斑驳着掉了墙皮,被风吹得掉色.门前的檐是泛黄的白,涂抹着淡淡的靛蓝,衬上不失灵气的花纹,意外的养眼.
    堂内的铜钟吃力地吱呀摇着,琉璃窗子一面接着一面地映出刘备的面孔,尽头是一扇落地大窗,白杨木的窗框倒是细腻干净得紧.
    一位青年正坐在窗前的白木凳边,笑着注视着他.
    窗外是大片的瓦蓝天,青年仿佛隐在天空里.那是怎样沁人心脾的蓝,他的蓝眼蓝发,以及蓝色的粗布衫.
    注视里,他好像即将随风而去,背后渐渐从窗外透出阳光来.

    出太阳了.

CHAPTER  2
   
    自从刘备误打误撞遇上了诸葛亮,他接下来的行程都延后了.
    是延后吗?或许是吧.
   
    日日跟随着这位温和的唱诗者还不够吗?
    刘备不信教,但又莫名其妙地,沉默着坐在礼拜人群的最后一排,出神地盯着最前方那个聚精会神又充满热情的唱诗者.
    唱诗……?那真的不是孩子们的任务吗?
    ……也罢,群山里如此突兀的教堂存在着,其他的自然是无奇不有了.
    细长的指节捧一本圣经,黑色的封皮像是有意衬托着手指的白嫩,或许更像鲜脆的幼笋,甚至有了些秀色可餐的意味.
    声音悄悄然在偌大的教堂里扩散,最后一排听起来有些吃力.刘备第一次认真审视这里.清晨的光不甚灿烂,渗透着阵阵寒气,从窗缝间透了出来,映着室内的淡蓝色.教堂最前面伫立的那人也被染上了星星点点的天蓝,隐隐约约传到后面的祈祷声,让人有些恍然.
    “……Amen.”
    书本拍在讲台上的轻响,让刘备猛地打了个激灵,可是眼前的人们已经起身,开始陆陆续续地,陆陆续续地离开.他有些尴尬,不知该何去何从.
    寂静里只有诸葛亮的笑容是不变的.
   
   “一起唱,如何?”
    年轻人的脸上满是期待,像一个……孩子.倒不如说他还是个孩子.

    刘备笑笑.

    教堂里又响起阵阵歌声.似乎又多了些什么情愫.

CHAPTER  3
    

    刘备和诸葛亮彻底混熟了.
    刘备不赖床,可每次穿好衣服时门外都会准时响起诸葛亮的敲门声,日复一日默契得有些神奇.
    诸葛亮的主要工作就是唱诗讲经,偶尔充当神父的角色.

    更多时候,他是在休闲.
    教堂的白墙单调又重复,诸葛亮就翻出一整盒水粉,一面面涂得满满当当.午后的教堂寂静得只有细小虫声,颜料涂涂抹抹,梧桐摇摇曳曳,从窗外向里望着.

    刘备喜欢看他画.
    毕竟啊,他画画还是很有天赋的.
   
    他画神话,画传说,画些圣经里的景象,画些小说里的景色.或许是因为那句“但手熟尔”,亦或许是真正的天生,尽管画得不如旧时那些著名艺术家,但能一眼看懂涂抹的内容.
    刘备永远忘不掉的,是画在诸葛亮卧室墙上的那一幅.

    “《Le Morte d’Arthur》,看过这本书吗?”
    “看过.这是……骑士兰斯洛特吧?我不记得有这样的场景.”
   
    很少见他画过这样广阔的场景.淡红夕阳下的无垠湖面,鸢尾掩掩映映,层层叠叠,甚至没有画水鸟,没有画芦苇,湖前伫立着瘦削的骑士,长发披散在肩头,只予以人孤寂的背.
    “故事里他抑郁成疾,在修道院孤寂地度过一生.”
    “可我想给他善终.”
  
    “……你画了什么?”

    “他此生犯下的错误得到了救赎而不是原谅,在一切开始的地方选择结束.”
   
    少见的阴天下,两个人都少见地沉默了.
    有时面对错误,可以不选择原谅.
   “主的任务是救赎生灵,而非原谅生灵.”
   “你还真是一个忠诚的信徒呢.”

CHAPTER 4
 

   “忠诚的信徒?我吗?”
    诸葛亮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.
   “你为你的主做了那么多,难道你自己就没有发现吗?”

    “你日日夜夜陪我为主工作,那么你也是一位忠诚的信徒.”诸葛亮笑了笑,湛蓝的眼眸却始终盯着窗外逐渐变得通透明亮的云.
    “我的主可与你的不同.”刘备神秘地笑笑,亲昵地理了理青年的衣领.
    “哦?”

CHAPTER  5

    “你才是我的信仰,林海是颂经,远山是教堂.而我是你忠诚的信徒,至死不渝.”

CHAPTER  6

     诸葛亮愣了愣.
     旋即露出了微笑,和那天刚刚见面时一模一样.
   
     他的信仰就伫立在他的面前,身后的梧桐叶沙沙作响,让风显得比往日更加骄矜.

     出太阳了.
   

CHAPTER  7

    踏着清晨刚刚吹落的枯叶,旅人的脚步始终没有停留.
    但旅途并不孤单,因为他的信仰就在他的身侧.

CHAPTER  8

     落日在群山间是朱砂点的红,拼劲力气照亮着山间的老松,想再多留一些时日.诸葛亮卯足了劲向那处跑去,无奈始终离那红日太远太远.
    刘备回了回头,群山里望不见那座教堂了,再望不见了.

    算了,那已经不重要了.






唔姆,唔姆☆ @your soldier
实在抱歉,ooc太严重了,而且这个坑我填了快一百多年了,今天匆匆结尾了,所以质量很不好.
大概是旅人x信徒??随便蹦出来一个脑洞就写了.
感觉他俩应该是那种不温不火但又相互关心的挚友啊……
我吸吸吸吸吸玄亮!

    

丰丰蛮PongPongM:


第六章剧情还原·合集

就这样,狮子王的骑士们诞生了。
他们先对自己最爱的事物下手,成为了兽。
至此就算想活下去也失去了被圣枪选上的资格。
不论做什么都不会有回报,接受了自己是该跟时代一同被烧尽的罪人这件事。 

emmmmmmm

@水沈烟 嘿嘿嘿年年这个tag还真的没人欸☆

啊啊啊他们两个怎么这么可爱!!!

KIROMETRE:

皇叔亲自给亮亮编的草帽~
草帽不会画,,很窒息(